欢迎光临广州大佛古寺官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教艺术

佛教艺术

《开卷8分钟》:梁文道说佛

时间:2008-04-02 00:00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作者: 编辑:ADMIN 点击:

梁文道:佛教不只是一种光说不念的东西,你真的要理解佛教的智慧不能光是看书,而且还得修。不修的话会变得什么样呢?我举个例子,平常我们常常说我们佛教要怎么样普渡众生,但这个说法有时候说的多了,大家就觉得说你好像专门做善事,帮助人的就是一个佛教徒了。

请注意,这个说法本身是有问题的。你普渡众生,那你自己渡了你自己没有呢?想当年佛陀释迦牟尼他潜出去传佛法的弟子,各个都已经正成阿罗汉果。那么今天在传佛法的人里面,有几人正成阿罗汉果呢。这种情况就像什么?就像大家都说要当救生员,要救人于水火之中。

可是问题是当你自己都还不会游泳的话,你怎么去当救生员呢?而说到修这个问题,我们知道佛开方便法门,非常非常的繁多,非常非常的庞杂,但是在所有的方便法门里面,我们中国最流行的,比如两大中净土跟禅宗我都非常佩服。尤其禅宗,我觉得是很难修、很深奥的一个法门。

问题就来了,禅宗跟净土是不错的法门,可以修的非常好。但是问题是,从佛教术语来讲它们叫做次第不清楚。就是简单讲你境界,不是太会说的清。比如说不是很容易判断,这个人的境界到底修到什么境界,或自己修到什么境界。因此才会出现很多野狐禅嘛,就有些人随便打几个(揖风)就觉得好像是禅了。比如说我们看公案看了很多,自己也会说一个很莫名其妙的话,跟无厘头的问答,那人叫禅吗?

所以我个人比较推荐大家呢,想修行的话我们可以从一些最根本最严格的方法开始,而最根本最严格最简单的方法,我自己比较喜欢的是南传的传法。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呢这本《禅悦—快乐呼吸16法》就是一本非常清楚的去讲南传佛教里面,一些最根本的修行方法,简直是一本实用手册。那么作者叫阿姜布拉姆,请注意这个阿姜布拉姆的背景也很有意思。他虽然是一个泰国出家的和尚,但他其实是英国人。人家本来呢还是英国的剑桥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呢,这个阿姜是什么呢?阿姜,如果你下回看到有人的名字有阿姜,你就知道他是个泰国和尚。就相当于我们中国讲法师,斯里兰卡讲比丘,或者是西藏讲喇嘛,或者是仁波切。这是一种称呼和尚的一个叫法。

阿姜布拉姆,他的老师就是近代泰国最有名的森林行人,森林大师,阿姜查一个很重要的嫡系弟子。阿姜查这位了不起的大师收过很多徒弟,很多外国学生去跟他修行。他的这个佛寺就在森林里面,泰国是有这么一帮和尚喜欢在森林里面禅修。而且据说泰国东北部有一些这个森林是很多老虎的,他们说在那儿禅修很不错。当然说这些在这些有老虎的森林挺不错的修行人,都是一些幸存者。所以的话死在老虎口中的人他们感觉怎么样,答案就不知道了。

好,说回这本书,这《禅悦》,说到这个禅我们平常容易也有个误解,禅那不是中国禅宗吗?其实不是的。我们中国讲这个禅,它原来就是佛教里面很重要的修行上的概念,原来在巴利文叫做(Tiratana ),是任何的佛教宗派都一定会有,一定知道,甚至一定要体验过的这么一种修行上的一个目标,或者是境界。

而这本书就是教人用一个南传的方法去达到禅纳的这种境界。那么这个禅纳境界用什么样的方法最简单呢?这本书教的是呼吸。其实大家回家自己也可以试试看,怎么样呼吸呢?你比如说你可以自己盘坐,或者你很舒适的,找一个最容易放松自己的方法坐着,然后你坐着的时候呢,你开始呼吸。平常我们大家的呼吸,但是这时候你只关心自己的呼吸,你可能一开始要数一下,比如说你数二十下呼吸,一呼一吸视为一次,这么数二十次,比较短的呼吸。那么当然吸气呢是丹田鼓起,用丹田吸气法。完了呼出的时候肚子在由上往下,由鼻孔那么喷气出来。那么舌尖往上顶上颚,二十回之后在开始数长呼吸了,就慢慢的让呼吸延长。慢慢的、慢慢的你只注意这个呼吸,这已经是入门了。

听我说起来好像很容易,你自己试试看太难了。如果你心里面好多杂念的话,为什么呢?因为学这种呼吸的法门,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很专心,我只在乎呼吸,没有别的念头,你不能够想哎呀,待会儿呼吸完之后我吃什么好,哎呀,昨天的事真是太烦人;哎呀那个男的怎么不甩我什么,完全不能有任何杂念,一有杂念从头再来。

你试试看,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。可是问题是当你继续休假去之后呢,按照这本书的讲法,你会达到一种很满足的境界,比如说我自己在练习的时候呢我就发现,当你开始有初步禅相,(巴利文),用巴利文讲。那是一个很让人心满意足的状态。你是没办法用言语去形容的。你仿佛看到面前有光,而经过一个深度的禅修出来之后,就像这本书的阿姜布拉姆,他所说的,他连看到身边原来平常看到的竹子,他都会觉得那些竹子特别的美。为什么呢?这时候他好像能深入的看到任何事物。

而且除了做这种简单的呼吸禅修之外,你平常也可以用别的方法来禅修的。像这个阿姜布拉姆,跟他老师阿姜查,他们在泰国森林热带雨林里面禅修。我们马上想到一个问题,什么问题?蚊子。有蚊子是佛教徒不能杀生,那怎么办?那就忍呗。他就说过他当年跟一个美国来的师兄,也就是在这个建佛寺的初期的时候,那么两个就坐在那儿静坐,就老有蚊子来咬,后来他俩个百般无奈就开始玩儿一个游戏,数数看谁被咬的多。他数到七十回就数不了了,为什么呢?因为当有七十个蚊子咬过你就,你看似发现蚊子咬下去的地方,旁边很快又咬了,那么连在一块你不知道是第几块了。怎么办?原来这能修,怎么修呢?就是你心里面去想我是在施舍。你要尊重这些蚊子,它要它的生活。然后这时候而且最重要的就是,你随它去,你开始觉得这是不重要的,你放下了自己的话,你放下自己的感觉那有什么重要呢?他就提到他的老师阿姜查一个很有名的故事。

阿姜查喜欢半夜到森林的水池旁边、河流旁边洗澡。有一回他洗完澡就坐在这个河边静坐,当他进入一个很深度的禅纳,但是他仍然眼睛开着,他发现森林里面很多小动物,他包括他没听过,不知道名字的动物出来了。而那些动物平常要是知道有人,它闻得到,它永远不敢出现的,但是当你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程度的时候,森林里面所有的生物仿佛不觉得你存在,觉得你是一棵树了。

栏目导航

精彩推荐
参香
参香

风晨月夕,把重帘低下,焚一炉水沉,看它细烟轻聚,参它香远韵清。古有“开门七件事...
[阅读详细]

本月热点